19K小说网

首页 一品丹仙
字:
关灯 护眼
19K小说网 > 一品丹仙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结案

        桑田无的话令吴升呆了片刻,好半天才醒悟过来。

        “那些证据,都是师伯搞出来的?”

        “我在柏云山建了个草庐,为左高修了座故居。”

        “左高是……”

        “已经过世的一位邪修,以炼丹出名。”

        “很有名吗?”

        “柏云山周围三十里内很有名。”

        “丹方呢?也是您拿出来的?有点亏啊……”

        “几个丹方而已,不值当什么。只是我自己的丹方也就罢了,关键需要师弟的丹方,最好是他手书的。为了这个,当真煞费苦心,第四峰不好进啊。”

        “我还以为是辰奉行严刑逼供出来的,原来是您老人家进了第四峰……第四峰怎么去?您老人家用的什么办法?”

        桑田无摇头:“不是我去,我和他绝不可见面。我有个记名弟子,我把难题抛给她了,虽然闹得动静不小,总之还是拿到了。”

        吴升问:“是楚国……”

        桑田无点了点头。

        吴升已经明白了:“您是打算让伍胜结案?”

        桑田无道:“后患绝不能留,有些需要铲除的东西,必须铲除。准备妥当后,由师弟将伍胜已死的消息放出来,我准备的这些证据,也同样由他一点一点放出来。没有想到的是,接盘的是他们。”

        吴升不解:“怎么又成了现在这状况?红榜上的伍胜并非原伍胜,乃是冒名顶替,您说过,学宫高层是有不少人知道的。”

        桑田无解释:“我的设想里,并不存在这个问题,要证明的是他的死,他是不是伍胜,又有什么关系?至于这些东西最后会由他们接盘,而且是以这种方式接盘,却非我始料所及。”

        吴升问:“伍氏大族旁支这个身份,还有家书……”

        桑田无摇头:“这个不是我的手笔,我猜也不是肩吾的手笔,他知道内情,不至于如此,或为常子升所为。我听说郢都有贵族祭祖,剩下的酒食要分给众仆,画蛇最像者分得最多……”

        “画蛇添足?”

        “你听说过?就是这个意思。”

        吴升感慨:“肩吾有这么多猪队友,焉能不败!”

        桑田无微笑:“不要一下扫了一大片,皇甫由前车之鉴不远,猪队友也有高手,比如朱使,如此猪队友,来上一个岂非妙哉?”

        吴升失笑道:“的确不该,朱使真高人也,不知道的,还以为配合演练多日。”

        这回轮到桑田无发问了:“姑苏那件事,是你干的?”

        吴升认错道:“坏了师伯的布置,我之过也!”

        桑田无叹了口气:“世事难料,其中对错也不好说,只是伍胜又露面了,你老师的许多思量都白费了。”

        沉默片刻,吴升问:“肩吾会如何?”

        桑田无反问:“你以为会如何?”

        吴升想了良久也得不出一个可行的方法。

        肩吾是资深炼虚境大修士,学宫对战邪魔外道的中流砥柱,处以刑罚是异想天开,囚禁拘押也绝无可能,甚至就连是否免其大奉行职司,也须慎重考虑。

        其实到了奉行这个层次,对他们的赏罚,很多时候已经不是大奉行议事可以决定的了,至于大奉行,只有四位合道学士可以裁决。

        所以这个问题用不着桑田无和吴升思考,他们的思考没有意义。

        但桑田无还是给了吴升一点初步判断,估计几位学士对肩吾的惩罚不会太重,至于是否卷入辰子和姜婴,若是肩吾一力担责,这两位甚至不会有事。

        所以,可以期待的是对彭厉和常子升的判罚,这将由大奉行连叔和季咸决断处置。

        在丹师殿疗伤七日后,季咸、苌弘、燕伯侨、姜婴回来了,这套极为庞大的阵容出现在姑苏的时候,连国君都亲自出宫,赶到姑苏学舍相见,并打算在宫中设宴款待。

        可惜四位奉行无心宴饮,就是奔着案子来的,几乎将姑苏城翻了个底掉,终于得出结论:烧毁姑苏学舍的火焰,正是琉璃火髓,虽说表象与公冶干当年使用时有些许不同,但本源相同,无可辩驳。

        如此一来,因口音问题而引起的人名争议,就再不成为问题了,人犯系伍胜无疑,只是不知他为何如此没有下限,居然行打劫之举,很没有品,不符合红榜要犯的风评,但从对学宫的羞辱来说,无疑是相当严重的。

        因此,季咸的结论便是,伍胜绝非为了求财而来,或许听到了些许风声,知道自己将要被死亡,会从红榜上被抹去,故此露一露脸,给天下人提一个醒——他还活着!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姑苏案卷的及时上报,是真及时、真救命,若是晚上几日,也许全天下都要看学宫的笑话了。

        随着姑苏一案的确认,连叔很快召集在家奉行议事,宣布对相关人等的处置,这一回,诸位奉行——包括陆通在内,也不敢招各堂代表参与了,直接在奉行中进行通告,再由各位奉行自行通告相关人等。

        肩吾果然将主要过错都扛在肩上,对他的处置是巡阅西陲极地,镇于临洮。只字不提他的大奉行称号和职司问题,也就是说没有变化,但既然出镇万里之外,大奉行每季轮值就不要想了,而大奉行议事也不可能参加了。

        但在偏僻的临洮,以大奉行之尊出镇当地,别说临洮学舍,其影响力恐将遍布西秦大地。

        学宫很少处置大奉行,能处置到这等地步,已经是破天荒头一遭了。

        因肩吾担责之故,没有再提其余奉行之过,辰子、姜婴到底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就此掩盖了起来。当然,各位奉行在这次事件后面多多少少都有些没法收拾的手尾,再追究下去,对整个学宫都没任何好处。

        彭厉、常子升两位行走被免去了职司,入后山罚役三年,对于一地行走来说,这个惩罚还是比较严重的。

        至于孟金和飞龙子,两个背主的门客不用多言,下场可知。

        至此,由随樾和妖修案引起的诸城行走勾连,最终演变成了主动构陷的大冤案,以吴升等人的大获全胜而结束。

        但也在结束的同时,传来了子鱼大奉行和罗奉行的消息。

        ------题外话------

        感谢新西塘、an、兔兔图图兔兔的打赏,多谢道友们的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