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K小说网

首页 北阴大圣
字:
关灯 护眼
19K小说网 > 北阴大圣 > 015 直面白银

        帕度并不清楚周甲有没有跟踪迪克西特,不过经验告诉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若没有自然最好。

        若有……

        离开方能万无一失。

        “唰!”

        “唰唰!”

        身影闪烁,陡然一滞。

        帕度从身上掏出一物,面上阴沉不定,眼眶更是来回跳动,他留在迪克西特身上的东西消失了。

        “迪克西特死了!”

        “不好!”

        心头一跳,他脚下的地面突然一颤,泥土翻滚,好似流水一般把他吞没。

        待到人影消失,泥土也恢复原样。

        “呼……”

        场中清风飘荡。

        周甲的身影出现在帕度消失的地方,用脚尖戳了戳地面,真实的触感让他面泛诧异。

        “有意思。”

        “遁地术吗?”

        摸了摸下巴,他轻轻摇头,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

        “唰!”

        数里开外,一道人影从地下窜出。

        他就像是一道虚影,不受泥土的约束,破土而出也未引得地面变形,落地后方显出真身。

        帕度!

        最为天誓组织最为顶尖的杀手,他不止精通追踪之法,对于隐遁潜藏,同样十分擅长。

        遁地、入水,收敛气息,混入商队人群。

        短短一个时辰。

        他几乎用处了所有可以使用的手段,才最终自一处暗流跃出,出现在一座小岛之上。

        洪泽域水道纵横,岛屿众多,类似的无人小岛多不胜数。

        “谁?”

        刚刚上岛,两个弩箭就已自林中射出,扎在帕度身前,箭矢深入山石,尾翎轻轻颤抖。

        “是我。”

        帕度闷声开口:

        “事情有变,我要见柳老。”

        “帕度。”林中传来声音:

        “过来吧。”

        行入密林,一行十余人的队伍正自歇息。

        这些人服饰各异、族群不同,看似神情散漫,实则每一个视线都锁死了周遭可能出现的异样。

        正中一位貌不惊人的白发老者正手拿铁剑,在火堆上烤着鱼。

        见帕度行来,不紧不慢道:

        “怎么回事?”

        “柳老。”帕度拱手:

        “消息有误,周甲已经晋升为白银,我们的人行动失败,朝廷暗卫魔音客也已身死。”

        “白银。”老者挑眉,状似有些诧异,神情却不见慌张:

        “十年前,周甲就能斩杀神元圆满之辈,现今晋升白银虽然有些出乎意料,却也正常。”

        “既然有白银强者庇佑,即使是刚刚进阶不久,人也不是我们能杀的了。”

        他转过身,道:

        “通知那位佛爷,最好加快一下速度,有位高手需要他解决。”

        “是!”

        一人应是,缓缓退下。

        “不必担心。”见场中众人神情有异,老者起身站起,淡然开口:

        “此行会有白银强者出现,本就在意料之中,科林、鬼舍已经出手,再加一个周甲也很正常。”

        “我等无需上前,别把人跟丢即可。”

        “是!”

        此言落下,其他人的表情不由一松。

        他们的实力虽然不弱,但面对白银却只有死路一条,不过若仅是追踪的话,问题不大。

        “走吧!”

        老者收起铁剑,大步迈开:

        “为防万一,先离开这里再说。”

        “是!”

        众人应是,起身就行。

        就在这时。

        “啪!”

        “啪!”

        清脆的甩鞭声遥遥响起,与之相伴的,还有车辙转动声,渡狼拼命奔跑发出的喘息声。

        “前辈。”

        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天誓的人就在这座岛上吗?”

        “嗯。”

        另一个声音传来,不疾不徐,却让场中众人面色大变,齐齐转身朝着一脸惊愕帕度看去。

        “不是我!”

        帕度急急摆手:

        “不关我的事。”

        来的路上,他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

        按理来说,就算是精通追踪的白银高手也不可能瞒过他跟上,但事实显然不是如此。

        “轰!”

        渡狼冲破茂密枝叶的拦截,拉着车厢出现在岛屿正中。

        西姆拉手持鞭绳,面带诧异看着场中的众人,下意识放开手中鞭,握紧腰间的弯刀。

        这么多人。

        竟然没有丝毫气息外泄!

        若非亲眼见到,他都不敢相信。

        毫无疑问,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收敛气息的高手,个个都是最顶尖的杀手、刺客。

        但就是这么一群人,竟是被周甲准确找到藏身之地。

        他是怎么做到的?

        *

        *

        *

        车帘掀开。

        周甲缓步行下马车,在一干人的注视下,踏步行入场中。

        伴随着他的靠近,一股无形的压迫力悄然涌现,偌大岛屿,几乎尽数被气场笼罩在内。

        饶是场中众人无一弱者,竟也感觉呼吸急促、面色发白。

        有人想逃。

        却发现自己根本无力动弹。

        那无形的威压就如一座真实存在的大山,压得人动弹不得,就连体内源力都运转不畅。

        体质瘦弱的人,在彪形壮汉面前自然而然会感觉到一股威胁,这来源于肉身的本能。

        黑铁高手的精气神极其充沛,威压如有实质。

        而更进一步……

        目剑杀人,也是等闲!

        “天誓的人。”

        周甲扫眼众人,声音平缓:

        “我很好奇,你们是如何找上门来的,无论怎么变换方向,你们都可以再次跟上来。”

        “周甲!”白发老者面颊抽动:

        “年纪轻轻就进阶白银,天赋可谓惊人,不过我劝你不要插手此事,不然落个英年早逝的下场颇为不值。”

        “你才刚刚进阶白银,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何必自找麻烦?”

        “老先生可是在威胁我?”周甲侧首,看向对方:

        “可惜。”

        “要想威胁人,也需有足够的实力方可,阁下明显不行。”

        “我再问一遍。”

        他面色收紧,道:

        “你们是如何跟上去的?”

        一群人面面相觑,眼神闪烁,却无人吭声。

        “唔……”

        周甲眯眼:

        “不说是吗?”

        “无妨!”

        “全杀了,一样可以解决。”

        不论天誓用的是什么手段,定然都需要人,只要把人解决,那么问题也将不复存在。

        说着,他缓缓抬手,朝着面前的老者抓起。

        老者有着黑铁巅峰的实力,精擅剑法,六杀剑更是一绝,面对来袭的手掌竟是一脸绝望。

        恐怖的压力,甚至让他连闪躲的动作都做不出。

        “呼……”

        爪方呼啸,在贴近老者面门一寸之时,突然停了下来。

        周甲面上的轻松不知何时消失不见,换而是眉头紧皱看向老者身后一位瑟瑟发抖的年轻人。

        “你……”

        “很奇怪!”

        音落。

        爪风陡然一凝,扣向年轻人。

        “呲……”

        “彭!”

        空气一震,两道人影同时倒退。

        “白银!”

        周甲面色凝重,直视对方:

        “阁下是谁?”

        “嘿嘿……”

        诡异的怪笑自年轻人口中传来,对方颤抖的身体也恢复平静,一股浓郁的杀机悄然涌现。

        “轰!”

        好似一道黑幕横隔天地之间。

        黑铁高手的感知中,霎时间无光无月,四下皆黑,明明肉眼所见一切正常,却不由打了个寒颤。

        年轻人五官未变,只是发生细微的位移,但相貌、气质却像是变了一个人,好似脱胎换骨一般。

        这种改换形貌的手段,堪称神奇。

        身体并未发生根本上的改变,但神情、气度,乃至于气场波动,都与刚才截然不同。

        他目视周甲,咧嘴一笑,赞道:

        “了不起,竟然能发现我的伪装,难怪能追到这里来。”

        “天誓首领?”周甲眯眼:

        “堂堂白银强者,竟藏在下属之中,阁下不愧是杀手出身,不过偷袭周某大可不必。”

        “确实。”天誓首领点头:

        “你虽强,但并非白银,我要杀你轻而易举。”

        他与科林一样,一样就看出周甲的肉身强度极为了得,但终究还是没有打破那一层界限。

        不是白银!

        此言落下,周甲面色不变,西姆拉和刚刚走下车厢的卡佳,却是身体一颤,目泛惊恐。

        周甲不是白银?

        天誓首领却是实打实的白银强者。

        那岂不是……

        天誓的人则无不面泛狂喜,眼中的忧虑一扫而空。

        只要是黑铁,不论是黑铁圆满还是巅峰,实力再如何强,与白银相比也是天壤之别。

        这是共识!

        “周甲,你还很年轻,又是天赋异禀,未来可期。”天誓首领直视周甲,语声诚恳:

        “没必要自寻死路。”

        “我很少手下留情,但今天愿意破例,只要你杀了后面的那个丫头,我可以放你一马,如何?”

        卡佳面色一白,下意识后退一步。

        “哈哈……”

        周甲闻言,却是忍不住朗笑出声:

        “阁下身为天誓的首领,堂堂一介白银强者,何必耍这等心机,平白让周某看不起。”

        “嗯?”

        天誓首领挑眉,面色一沉:

        “姓周的,你找死!”

        “是吗?”周甲活的了一下脖颈,面露狞笑:

        “这几年周某一直想真正见识一下白银强者的手段,奈何始终没有机会,今日正要请教。”

        “我倒要看看,白银……”

        “到底有多强?”

        “呵……”天誓首领无语轻呵,仰头看天:

        “无知!”

        “你根本就不明白,黑铁、白银之间有着多大的差距,也好,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

        “彭!”

        他话音未落,突然出手。

        两人相隔数丈,前一瞬天誓首领还背负双手成傲然之姿,下一瞬就已出现在周甲身前。

        偷袭!

        身为白银强者的天誓首领,竟然依旧用着偷袭的手段。

        在说话引人分心的时候突然出手,这等手段算不得多高明,但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

        快到了极致!

        周甲只觉眼前一花,胸膛处一股疼痛传来,待到回神,自己整个人就已在倒飞的半空中。

        “轰!”

        “轰隆隆……”

        周甲的身体就如出膛的炮弹,朝后狂飙。

        一株株参天大树被他硬生生撞倒,偌大小岛被他生生撞出一道长达里许之远的空白通道。

        “彭!”

        里许开外,一团烟尘炸开。

        从天誓首领动手,到周甲倒地,时间不超过一秒,而这一秒之中,就不知多少树木倒塌。

        不止倒塌。

        极致的速度,让树木在撞击的一刹那瞬间暴涨,一连串的爆炸声,在众人耳边回荡。

        “咕噜……”

        有人咽喉滚动,发出异响。

        卡佳、西姆拉更是面色煞白,甚至不敢去看天誓首领所在。

        “唔……”

        天誓首领立于刚才周甲所在,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腕,面上表情也显出诧异,小声嘀咕:

        “好硬的肉身。”

        这么硬的肉身,已经不亚白银。

        “啊!”

        远处,一声震耳欲聋怒吼咆哮传来:

        “天誓首领,堂堂一介白银强者,你难道就只会耍这等小把戏吗?”

        吼声震荡四方,同时一道身影裹挟着恐怖劲气从天而降,一巴掌朝着天誓首领狠狠砸落。

        “小把戏?”

        面对从天而降的掌法,天誓首领面泛不屑:

        “只要能杀人,就是好手段。”

        “唰!”

        音未落,他的身影已在原地消失不见,身在半空的周甲眼眉一挑,猛然收手朝侧方挡去。

        “慢!”

        天誓首领身形一闪,出现在另一面,五指并拢,朝前猛然一刺。

        五指直刺腰肋。

        “嘭!”

        周甲身躯一僵,狠狠砸倒在地,刚刚挣扎着站起,天誓首领单手握拳已然出现在面前。

        一拳正中心口。

        “慢!”

        周甲身躯后仰,离地倒飞。

        天誓首领的速度比他倒飞还快,身形一晃出现在背后,五指并拢做刀,猛斩他的后背。

        “慢!”

        “太慢了!”

        天誓首领声音冷漠,身形飘忽,如果鬼魅般在场中留下道道残影,各种攻击接连落在周甲身上。

        “你实在是太慢了!”

        “慢的让我甚至提不起精神来,一个只会挨打的乌龟壳,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轰!”

        不知受到多少次攻击的周甲,被天誓首领抓住脚踝,狠狠朝着地面砸去。

        大地震颤。

        整个岛屿随之晃动。

        周遭的水域急速颤抖,水流咆哮,巨浪翻滚。

        地面上。

        更是沟壑遍地。

        “咳!”

        “咳咳!”

        衣衫破碎,满身狼藉的周甲从废墟中站起。

        他轻轻晃动了一下手腕,看向对面一脸鄙夷的天誓首领,丝毫不像饱受打击,表情淡然:

        “所以……”

        “阁下就这点本事?”

        他垂首看了眼自己的身体,面泛冷笑:

        “只会给人挠痒痒?”

        “怎么,你是没有吃饱饭吗?只是这等力气,就连按摩,周某都感觉力道有些不足。”

        “嗯?”

        天誓首领表情一僵。

        场中陡然一静。

        就连那呼啸狂风,似乎也齐齐禁声,一股无形的杀机好似凌厉寒风,悄然席卷全场。

        “好!”

        天誓首领眼眶跳动:

        “好硬的肉身!”

        “既然你执意寻死,那就不要怪我下手不客气了。”

        “唳!”

        空气中,陡然传来一声刺耳欲聋的唳叫,再次出手的天誓首领,五指并拢如鸟喙朝前一啄。

        一个巨大的漏斗,凭空出现。

        而他的出手速度,比之刚才更加迅疾。

        “彭!”

        一只大手,出现在五指之前。

        周甲双眼紧闭,双臂张开,一高一低,好似环抱着什么,腰身下场,单掌拦住来袭攻势。

        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