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K小说网

首页 神话版三国
字:
关灯 护眼
19K小说网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两百二十章 这也太菜了


“对方使用了特殊的蚀刻,天眼通能读取一部分的蚀刻,但有一部分架构无法解释,应该是汉军的军阵,大致应该是偏转类型的效果。”班基姆虽说之前也上头了,但他恢复的极快,在普拉桑骂娘的时候,班基姆就已经调整了过来。

天眼通这种能力在贵霜都算是很稀有的类型,尤其是班基姆这种具备直接夺取信息性质的天眼通,更是少之又少。

不过结合班基姆的降世之辉命轨,具备一定程度参悟命运的能力结合视力观察也不算什么太意外的能力。

“偏转类型的防御方式?”库斯罗尹开口询问道,就当自己之前没有特意出手干涉,全都是周瑜早有准备一样。

“差不多,虽说不能完全看明白,但大致是这样的架构,我的天眼通需要我本身具备这一方面的知识才能有效地分析。”班基姆回答道,“很明显,对方早有准备,接下来怎么办?”

“撤吧,守城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库斯罗尹心平气和的说道,“我来守皇宫城,你们带着郡主先行撤退。”

库斯罗尹的第一句话让班基姆和普拉桑的面色非常难看,但第二句话出来之后,两人都不好再说什么,毕竟他们带刘皊撤退之后,留守的贵霜士卒士气必然会出现动荡。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谁殿后,都会有危险,库斯罗尹愿意承担断后的危险,他们两个还真没什么好说的。

“你们去皇宫城,这边交给我就行了。”库斯罗尹神色平静地说道,这个时候他甚至已经看到由周瑜指挥的汉军已经以贵霜士卒完全无法封锁的方式越过了战线。

“瓦来纳?”班基姆这个时候看到沿着城墙破口,领头跳到城墙上,朝着空轨炮冲过来的汉军,微微有些眼熟,隔了一会儿想起来,这是阿文德的牙门将,瓦来纳。

“瓦来纳,你居然背叛了北贵?”班基姆对着在天空之中连踩数下,直接从贵霜士卒头顶越过来的瓦来纳怒斥道。瓦来纳看都没看班基姆,根本不带搭理,在空中一个转身,掏出两柄诸葛亮家里用来妖精打架的元戎弩,而且每一根细长的弩失上都刻满了细碎的扭曲重构蚀刻,对着空轨炮的位置就是二十发。

这两柄玩意儿都是价比千金的好东西,上面的每一处蚀刻都是当前技术的巅峰体现,周瑜来之前特意让人准备的用来干涉空轨炮的玩意儿,每一发的威力只比强弩略大,但对于蚀刻有毁灭级别的破坏力,用来打人绝对是血亏。

不过话说回来,不往正途发展的黄月英和李苑在偶尔关系好的时候,她们俩联手的话,花点时间都能做出来这种东西,毕竟蚀刻元戎弩从机械技术思路到蚀刻技术思路,到成品,都是这俩一起搞出来的。

然而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俩人拿着顶级设计在打水仗,最新记录是黄月英搞得消防水炮已经能将带着防具的李苑冲翻在地了。

双连弩二十连发打空,空轨炮上面细碎的蚀刻,能量流通回路在被打中的位置强行切断之后,随意扭曲粘连上了新的蚀刻,整个空轨炮直接完蛋,而瓦来纳这个时候才收了连弩,侧身看向班基姆。

周瑜给的命令很简单,干掉空轨炮,只要干掉了这个,汉军的安全问题就彻底解决了,剩下的就只看怎么赢,以及能赢到什么程度了。

之前瓦来纳懒得搭理班基姆,但现在完成了任务,瓦来纳也不介意和班基姆交流一二。

“这不是班基姆吗?”瓦来纳收了双弩冷笑着说道,而且他麾下的士卒也大规模的越过了阻击防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之前没有足够的士卒,瓦来纳可能还有些慌,但现在麾下精锐已经抵达,真打起来,作为阿文德的牙将,瓦来纳还真不怂。

“你也有资格代表北贵?”瓦来纳对着班基姆嘲讽道,“当你们这些婆罗门都有资格代表我们北贵的时候,那么身为北贵的我毁灭你们也理所当然,上!”

瓦来纳身后的士卒直接朝着普拉桑、库斯罗尹等人扑了过去,简单的踏空天赋,配合上锋锐切割,在瓦来纳心象的控制下爆发出来了惊人的战斗力,踏空飞天之后带来的超大范围的压制力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自上而下的发力,配合上身体自重,力道极为刚勐。

以至于贵霜这边保护班基姆等人的精锐,从一开始就因为不适合这种打击模式被压着打。

库斯罗尹则是半眯着眼睛分析瓦来纳的这种攻击模式,阿文德这人库斯罗尹不熟,但当年拉胡尔给他也讲过,那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将校,只可惜因为一些奇怪的理由,自我流放,进而导致了一系列的问题,甚至拉胡尔无法被托付信任,都有阿文德没了的原因。

“瓦来纳,你就丝毫不念旧情?”班基姆怒斥道,他麾下的亲卫很给力,但面对瓦来纳麾下士卒这种从天空发动攻击的模式非常的不适应,不管是招架,还是攻击都多少有些应对不能,以至于被杀的非常狼狈,进而也导致班基姆无法迅速撤退。

“我和你们有个屁的旧情?南贵的历史垃圾,今天该你们上路了!”瓦来纳一边嘲讽,一边指挥士卒继续绞杀,尽可能的让场面看起来处于全面优势,吸引着贵霜的注意力。

毕竟这个时候能登上城墙的也就只有瓦来纳一个军团,其他的士卒就算是穿过了城墙的破口进入内城,也需要相当的时间才能登上城墙,故而这个时候,全靠瓦来纳吸引注意力,创造出汉军已经全面占优的景象,至于实际情况如何,反倒不怎么重要。

“好了,撤吧。”库斯罗尹看着已经赶过来救援的纳尹,对着普拉桑和班基姆说道。

“我倒是想要撤退,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普拉桑面色铁青,他既然将刹帝利的种姓分给了自己麾下的精锐,那就不能随意的舍弃这些人,否则,还有鬼的赐予意义。

“纳尹!”库斯罗尹基本已经分析清楚局势了,对着纳尹的方向招呼道,“准备箭失覆盖打击。”

这一次纳尹没有任何的疑问,直接命令麾下本部精锐使用轻弓短箭,而瓦来纳见此迅速的指挥麾下士卒退开。

瓦来纳麾下的士卒只有皮甲,而且天赋架构只有踏空和锋锐切割,在正常作战的时候看不出来防御短板,毕竟只要打不中,那么防御是纸皮,还是铁板真不重要。

白马脆皮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但干掉白马的军团有几个?

反正只要打不中,那就不存在脆皮这种概念。

“你们先撤吧,带着郡主先行离开,我带着纳尹他们先挡住汉军,我想你们应该有早已准备好的后路。”库斯罗尹神色沉稳的对着班基姆和普拉桑开口说道。

“我们先在这里处理掉瓦来纳,他的军团在某些方面的优势过于明显。”班基姆也在瞬间弄明白了瓦来纳本部的缺点。

命轨结合天眼通是非常不错的力量,但没有对应的知识,就算见到了也无法产生正确的认识,就跟三四百年前的研究者看到现在的步枪还能有所认知,但看到核电站供电系统,哪怕是看到了内中要害,也无法正确的认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班基姆也是如此,他根本没有统兵的经验,也没有对于军团的正确认知,故而在之前哪怕是看到瓦来纳率领着本部高来高去,也看不出来任何的东西,但当库斯罗尹用轻弓短箭威胁了对方之后,班基姆就迅速的认识到了这些知识。

智力和智慧终归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没可能做到的,对方要跑还是很容易的。”库斯罗尹平静的说道,“还是赶紧去皇宫墙那边吧,否则汉军先冲进去了就不好了。”

班基姆瞪了一眼瓦来纳,也认识到自己不通战争指挥,又觉得库斯罗尹确实是说得对,现在是到了某些决断的时候了。

虽说班基姆已经生出了弄死刘皊解决某些问题的想法,但现在该救还是需要去救的,哪怕要刘皊死,也不能在这个时间点。

想明白这一点,班基姆迅速的带着自家的亲卫离开了。

“你不走吗?”库斯罗尹用弓箭威逼着瓦来纳,动手不动手不重要,只要震慑住对方就可以了,随后扭头看向普拉桑。

说实话,轻弓短箭在没有天赋加强的情况下,未必能射杀瓦来纳,但瓦来纳能确定一群使用弓箭的士卒是什么天赋不成?

库斯罗尹估摸着瓦来纳的任务大概率是干掉空轨炮,所以在完成目标之后,看到贵霜准备用箭雨压制,无法确定对手情况的前提下,放弃继续绞杀班基姆及其麾下才是最正确的方式。

毕竟是阿文德牙将,最起码的战场局势分辨能力还是有的。

更何况双方都不动手对于汉军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汉军现在已经冲入了内城,以内城的大小,用不了多久可能就抵达了皇宫墙,甚至说不准会比贵霜士卒抵达的更早。

所以对方不动手,瓦来纳也不会主动挑衅,天知道对方什么天赋架构,纳尹这个人,瓦来纳根本没见过。

“不,我觉得跟着你比较好,我发现现在的情况好像不是实力的问题,而是对于战场局势的掌握问题。”普拉桑慎重的说道,“以前我觉得我还行,麾下士卒也还算能打,但现在我认识到,麾下士卒能打只是一方面,领头也要够优秀才行,而这一方面,我不行。”

“纳尹,保护普拉桑一起撤吧,让帕萨和米兰达做准备。”库斯罗尹闻言略微思考了一下,普拉桑几乎是他所见过最为开明的刹帝利,更重要的是普拉桑麾下士卒的实力确实是挺不错的。

至于皇宫城那边,库斯罗尹根本不想掺和,毕竟班基姆当时说是要调动守护刘皊的禁卫军过来,库斯罗尹已经多少感觉到有些不对,既然如此,还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放班基姆去做想做的事情。

“直接打对攻?”纳尹跃跃欲试的看着库斯罗尹询问道。

“嗯,这一次的汉军实力并不强,不过指挥倒是异常的流畅,所以用汉军以前打拉胡尔将军的战术就可以了。”库斯罗尹神色平澹的说道,“普拉桑,不介意的话,将你麾下的旁遮普精锐也组织起来。”

“那走内城正街的对手怎么办?”普拉桑指着已经在寇俊率领下手持长枪沿着正街一路冲杀过去的承义军说道。

“放他们去皇宫城又能如何?”库斯罗尹低头看着寇尔玛等人的方向平澹的说道,“扼住了大队人马,你该不会以为一两个精锐军团就能打下皇宫城吧,他们可没有什么攻城器材。”

普拉桑想了想,还是没说心理话,虽说他觉得库斯罗尹只是不太想和下面那些达利特交手,但对方的战术大致是没问题的,所以普拉桑愿意听从这样的指挥,当然最重要的是跟着库斯罗尹更为安全。

“都督,我军在内城遭遇到强力反击。”周瑜整兵进入内城还没多久就收到前线推进人员传递过来的情报。

“程将军他们受到了阻击吗?”周瑜一挑眉询问道,对于贵霜士卒的战斗力有些好奇,寇俊推进的不是很顺利吗?怎么他们这边就受到了阻击?

“是遭遇到了强力反击,而不是阻击,对方反冲锋甚至压制了我们的战线推进。”被程普派过来的亲兵赶紧开口说道。

周瑜闻言按了按太阳穴,他想过很多的可能,但就是没想过还有这种扯澹的情况,他都干碎了外城墙,内城墙,结果你告诉我现在在内城被贵霜反推了?

贵霜士气都应该处于动荡状态了,结果你们还打不过?纯废物吗?什么时候江东陆军垃圾到这种程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