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K小说网

首页 神话版三国
字:
关灯 护眼
19K小说网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两百二十一章 真心打不过


江东兵的战斗力怎么说呢,也不是不能打,只是比较废。

至于说项羽的八千子弟兵什么的,真要说的话,确实是江东人,但江东人和江东人的差距非常大,项羽的八千江东子弟基本都是皖南人士,而汉朝皖南地区叫做扬州丹阳郡。

丹阳兵天下有名了那么多年,真以为光汉末的时候有名?实际上在西汉、先秦的时候就非常能打了,只是当时不叫丹阳兵而已。

不过除了丹阳兵以外,江东兵就着实有些不能打了,可能是因为水军和弓箭手天下无敌的缘故,导致陆战江东兵的发挥实在是有些问题,经常被人追砍。三国年间江东离谱的送人头战绩其实不少,也就不多赘述,至于说打赢的记录,基本都是有水军在旁,纯陆军作战,拿不出手的时候实在是太多,多的有些懒得统计。

周瑜是知道江东步兵不怎么能打,毕竟没给自己套智障光环的情况下,周瑜还是非常靠谱的,可周瑜认知的不能打,和真正的不能打是两码事,毕竟以前陆战的时候,周瑜指挥的陆军都不是江东步兵。

那个时候的江东陆军基本都是从旁辅助,虽说差了点,敲敲边鼓,打打辅助,还是没啥问题的,所以周瑜最多是觉得不行,没觉得差的太远,再加上水战打的太多,在船上江东陆军的战斗力还算凑合,所以周瑜估摸着打一打杂鱼应该问题不大。

毕竟自家上手将外城打爆,内城炸掉,贵霜陆军士气都该崩了,打顺风仗而已,有什么难的,周瑜就没考虑过自家陆军居然会存在打不过贵霜陆军这种可能。

可现实情况和周瑜估计的偏差很大,外城打爆,内城被炸掉,对于贵霜陆军的士气确实是极大的打击,但库斯罗尹以前打的都是什么难度的战争?面对的都是啥级别的对手。

这点士气的动荡对于库斯罗尹而言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当年阿逾陀攻防战,阿逾陀城都没了,库斯罗尹也没什么惊慌的,这辈子见过的糟糕局势实在是太多,根本不算什么。

至于帕萨和米兰达,这俩人面对的对手基本都是张飞、赵云、于禁这个级别了,再要么就是臧霸、孙观这种最早完成盾卫全甲换装的变态军团,虽说被暴揍了很多次,但真要说也确实是练出来了。

精气神集中在枪尖,螺旋枪兵的一击穿刺,没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就是长枪兵的正规使用方式,但太正规了,被盾卫轮番揍了几年揍出来了比中原枪兵操典更正规的作战方式。

真正用生死磨练出来的长枪突刺操典,每一名士卒最起码都能极限的发挥出自身手头这杆长枪应有的威力。

时至今日的螺旋枪兵在帕萨和米兰达两人的统帅下,甚至能捅穿160盾卫的防线,可惜最近陈曦的盾卫普遍性升级为180盾卫,导致螺旋枪兵又成了职业抛光选手。

可这并不是说这俩人以及两人麾下的士卒不强,相反,在弓箭手的掩护下,他们真的很强,但物理装甲这种东西从来不是看你强不强,而是看你能不能破防。

真实世界没有强制掉血这种说法,不破防就是不破防。

然而当帕萨和米兰达带着螺旋枪兵对上程普和韩当率领的江东刀盾兵的时候,那简直就是碾压。

旋转的长枪带着风浪直接捅穿了江东士卒,就算是程普的军团天赋保证了每一个江东士卒的战斗力都发挥到了当前水平的最巅峰姿态,也是没用,就跟再强的唯心都需要尊重物理装甲一样,不够高的防御力面对这种足以将整个人撕裂的攻击,就是死!

“放箭!”黄盖大声的下令道,江东三老臣冲在最前方就是为了捞一个先锋的功绩,毕竟他们江东这次来这边铁定不能抢拿下刘皊的功劳,所以更多是为了劫掠人口,补充东南亚封地,到时候谁功劳大,谁分到的人口更多,所以江东三老臣冲在最前方。

然而正是因为冲在最前方,他们直接遭遇到了库斯罗尹用以面对关羽级别暴力碾压的反冲锋战线。

这种级别的打击直接将冲在最前方的程普和韩当打懵了,贵霜的攻击太强势,强势的甚至让两人觉得像是在面对汉军的北方精锐。

以至于冲锋之势直接被打断,随后更是在库斯罗尹指挥下的波次冲锋中被强行按住了攻势,对攻战术拼的都是攻击和防御两端的强大,库斯罗尹指挥的螺旋枪兵最起码真的占了一个攻击面的强横,而江东步兵是真的啥都没占。

面对这种情况,江东步兵没被直接凿穿,都是程普、韩当、黄盖三人指挥得当,外加有孙策和周瑜在身后,江东将校自上而下多少都要些面子,但面对这种强而有力的攻势,江东步兵真的撑不住多久。

“纳尹,带你的军团打战线压制,等命令开复仇加持吃掉汉军前部。”库斯罗尹一边观察着战线,一边迅速的指挥。

截至目前,库斯罗尹并没有认识到汉军派来了顶级的名将周瑜,还以为只是汉军不知道又从什么地方整了一波仆从兵,准备消耗他们的精力什么的,不过库斯罗尹也不在乎,全杀了就解决问题了。

与此同时不仅仅是江东三老臣陷入了麻烦,实际上在库斯罗尹下场之后,大规模的巷战直接围绕着中街爆发,贵霜迅速的占据了全面优势,江东军团沿中街的左右战线全面败退。

文聘、凌操等人虽说也能当的起优秀,但是这么多年主要精力都放在水战上,面对库斯罗尹麾下这群身经百战的精锐,几乎是全面落入下风,每一个军团都遭遇到了针对性的打击。

不管是凌操如何混淆距离,混淆气势,混淆战力,但是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下,几乎发挥不出来任何的效果,由沙鲁克率领的本部精锐,根本无视这种天赋带来的变化,直接对着凌操发动了万岁猪突。

什么距离,什么气势,什么混淆战斗力,就这环境,直接万岁猪突,打贴近战,刀刀狂斩,高下立分,拼的就是战斗力强弱。

文聘的军团天赋几乎能截断一切的非实体攻击,也能对于一切实体攻击进行反弹,结果面对加尔斯率领的以弯刀突击手为基础建立的刀盾兵被砍得狼狈不堪。

库斯罗尹虽说弄不明白文聘的军团天赋是什么,但这并不影响这位身经百战的将校指挥一个能同时使用非实体和实体切割的军团一起砍文聘率领的精锐陆军。

“箭雨压制!”硬扛了一波江东弓箭手的箭雨压制,贵霜这边迅速的开始了反击,双方箭雨直接拉到了弹幕级别。

当然在内城这种环境复杂的地方,弹幕级别的箭雨并不具备致命性的打击,双方都可以依托墙壁,房屋进行防御,但箭雨压制有效的遏制了双方厮杀的强度,为江东士卒提供了喘息的机会。

不过这种机会并没有维持太久,相比于江东步兵在箭雨掩护下进行撤退,具备环境掌握能力的纳雷什在库斯罗尹的指挥下,顶着箭雨压制率领精锐本部强突韩当战线。

程普那边虽说也是大乱,但对方乱而不溃,要速胜很难,但韩当这边在库斯罗尹看来是一个破绽,而现在的战线只要撕开了一个破绽,库斯罗尹有把握将整个战线撕碎。

纳雷什很有效的执行了这一战术,高速突击步兵在己方箭雨的掩护下,硬顶着江东箭雨压制,顺着内城院落直扑汉军战线,江东步兵本身已经零碎的战线在遭遇这种强突,不说是一触即溃,也相差不远。

“上!”纳雷什指挥着高速突击步兵直接切韩当的战线,准备从巷子里面过个对穿,然后依靠自家对于地形的熟悉,前后夹击程普部,直接切掉江东步兵在中街左侧的整条战线。

“德谋,快撤!”韩当战线崩塌的时候,韩当自己率领着部曲顶了上去,但没顶住,反倒被倒卷,无奈之下只能投程普而去。

程普、韩当、黄盖皆是历经久战,对于战场局势都有极强的分析能力,当然他们的能力是真的不错,但麾下士卒确实是有些废不拉几,导致就算是分析了局势,也没办法扭转局势。

故而在确定左侧战败已然成为定局,对方有可能沿巷道直扑程普要害,截断程普战线的时候,韩当迅速的赶了过来,胜败只是一时,他们后面有人,能马上卷土重来,要是人没了,那可就真没了。

“义公,你怎么来了?”程普大惊,看到韩当狼狈的神色,就心知不妙,在脑中构造了一下战线的情况,迅速的认清了局势,当即头皮发麻的询问道。

“我们双方箭雨压制的时候,对方突然有一部强突我军战线,导致我军溃败,而后巷战地形复杂,麾下士卒无法全面展开,只能由我率领部曲顶了上去。结果……”韩当迅速的开口解释。

程普迅速的在脑海里面构建了一下韩当面对的态势,面露大惊之色,他比韩当强,但强的有限,他的军团天赋能极限的发挥出士卒当前这个层次的常规最高水平,并且将之当做正常水平使用。

简单来说就是双天赋水准如果常规满分是100分,因为士卒发挥的问题一般在60分到100分之间徘回,程普可以保证士卒常态发挥出100分,当然某些人麾下的双天赋,完全无视满分100这个规则,动辄三五百分什么的。

可好歹程普这个天赋是实打实的提高了士卒的下限,再加上这个发挥指的是各方面的发挥,也就导致程普麾下士卒各方面都很稳定。

这也是为什么库斯罗尹不让尤利尔等人强突程普,而是选择打韩当的原因,韩当的天赋叫做弓马娴熟,能有效的掌握新的力量,所以韩当麾下的士卒显得花里胡哨,会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因为依靠着韩当的天赋可以轻易掌握很多以前没学过的玩意儿。

说实话,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天赋,如果这个天赋带狼骑,那绝对很能打,但韩当带的是江东步兵,虽说依靠这一天赋学会了很多战斗技能,但因为自身的心志和素质,这些战斗技能只能发挥出来60分的效果,打打杂鱼还行,打库斯罗尹麾下这群百战精锐?等死吧!

在库斯罗尹眼里,韩当麾下的士卒就跟杂耍的差不多,直接派纳雷什这个因为神佛观想,对于周围环境有相当掌控能力的家伙冲上去,来个强杀突袭,什么都搞定了。

“快撤!”这些想法在程普的脑海里面只过了一瞬,他就下定了决心,只面对正面的米兰达他还能撑住,等杀穿韩当本部的那个贵霜将校率领本部精锐走巷道袭击自家背后,库斯罗尹再投入一支其他的精锐过来,那他别说是撑住了,能活下去都是命好。

然而程普下令撤退的时候已经迟了,在韩当本部被突破之后,收到库斯罗尹命令一直在隐藏自身的纳尹果断开启了复仇天赋,作为意志属性的特化加持,哪怕是关羽每次交手都需要仔细应对的玩意儿。

在江东一线士卒根本没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全面绽放,那一瞬间黑烟状的复仇之焰直接点燃了江东一线士卒。

和杜尔迦的复仇加持不同,纳尹的复仇之焰并不是实力上的提升,也不是意志加持,而是更为直接的将痛苦绝望的感觉放大。

到底放大多少纳尹也不知道,但他知道他的复仇来自于绝望,绝望于兄长死前,自己想要成为内气离体,实现自己与兄长的愿望而不可得,等做到的时候,再无人分享,更绝望于神佛杜尔迦是他兄长。

纳尹观想的同样是复仇女神杜尔迦,神佛附体的时候,他兄长笑着死在了他的面前,神佛没有选择,他们只能附体最合适的对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