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K小说网

首页 天启预报
字:
关灯 护眼
19K小说网 > 天启预报 >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守望者

        面对艾晴的疑问,威廉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一般来说,就算是再怎么桀骜不驯的人,面对自己这种老前辈,起码会装模作样一样。

        结果艾晴这么直白,好像把他给整的有点不会了……

        不过,对于艾晴的胆量,他早已经有所了解——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在先导会的模式重叠中,以自我的主观模拟投出那一张赞成票。

        不敢重拳出击,那还当什么先导会的调查员?

        去农业畜牧部种地难道不好么?

        “我倒是能理解你的愤怨和不快,艾晴,但很遗憾,并没有。”威廉似是一叹:“而且,恰恰相反。”

        “再生计划,圆满的获得了成功。”

        他说:“多亏了你。”

        “哈,我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要了。”

        艾晴问:“难道我不是被一群早就死掉的家伙,和另一个地狱里来的鬼东西玩得团团转而不自知么?”

        突如其来的被抛入先导会和吹笛人的计划之中,就像是棋子丢上棋盘,祭品抛上祭坛,不由自主的落入迷雾的最深处。

        而自己拼尽全力所做的事情,竟然全部都在别人的掌心中起舞。

        只是想到了这一点,她就已经耻辱到想吐。

        “你们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艾晴直白的问道:“你们究竟为了什么,才把我拉近这个鬼计划中来的?”

        “为了让你做你所做的一切。”

        那一瞬间,威廉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恰如他年老之后留下的那一张证件照一般:“你的存在,是必要的。”

        “不论是激化再生计划的斗争,还是寻觅出意外因素的存在,亦或者是对恶果进行摘除,你的探索和行动都不可或缺。”

        威廉缓缓说道:“我们受限于规则,无法干涉再生计划,但是,我们至少可以选择究竟由谁来参与其中。

        你是其中的之一,阿德里安,卡米拉,以及马克西姆他们,同样也是。

        你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作用,但都能够保证,事件不至于演化到最恶劣的程度。”

        由艾晴洞察全局,寻找意外因素。由马克西姆维持底线,联合所有,统合大局。由最为激进的阿德里安引出争端……

        从一开始,每个人的使命就已经注定,即便是他们自身也懵懂无知。

        就如同艾晴所说的那样,先导会从来都是最好的棋手。

        他们没必要强迫一个人去做什么。

        只需要将最适合的人,在最适合的时候,放在最适合的地方,就已经足够了。

        而直属于先导会的调查员,属于他们的手足,毫无意外,便是他们最佳的工具和消耗品。

        “这些年来,来自现境的异常动向和各种事件,早已经引起了先导会的重视。我们无从得知对方的计划是什么,但可以确定,他的计划必然指向白银之海。

        正因如此,我们才会允许再生计划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再度展开。”

        就仿佛洞彻了艾晴所有的困惑,威廉不急不缓的给出解释:“这是摘除恶果的必要过程。”

        “你们就不怕玩崩了?”艾晴皱眉:“倘若真的让吹笛人进入白银之海的话,你们能够承担后果么?”

        “倘若你们无法阻止他的话,那么,到时候,承担这一份职责的就是我们本身。”

        威廉平静回答:“先导会将履行自身的职责,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自始至终,吹笛人都未曾进入的门后世界里,先导会一直在沉默等待。

        这就是最后的防线。

        “通过之前的观测,我们已经锁定了这些年来吹笛人在白银之海中的污染和区域……接下来就可以进行逐步的清除和整理。

        这同样都仰赖与你们的奉献和牺牲,你们的付出,并非毫无意义。”

        实际上,对于白银之海的清理工作,早在吹笛人显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但整个工程至少会持续五年以上,分为几十个步骤,上万个子项的处理。

        就像是对老房子进行除蚁杀虫一样。

        这是个精细活儿,急不来,也不容躁动。

        “所以……”

        艾晴停顿了一下,眼神渐渐冰冷:“所罗门,也是你们选中的,对吗?”

        “没错。”

        威廉颔首,毫不掩饰:“这一次再生计划开始之前,他就已被选中,比你们所有人更早。

        唯有他的存在,不可或缺。”

        “那么,他的使命呢?”

        艾晴质问:“牺牲所有,然后死掉?只因为他有利用价值?”

        “因为他心中有所渴求,艾晴,就像你一样。”威廉说:“我们只是给了他这个机会而已。

        确实,如你所说的那样,他将死去,失去所有,因为这就是他所献给现境,献给白银之海的,最后的牺牲。”

        他说:“如同我们一样。”

        那一瞬间,艾晴愣在了原地。

        难以置信,却又一言不发。

        “没错,正如同你所猜测的那样。”

        威廉说:“他将完成再生计划的催化,同时,也将完成自我的备份和塑成。

        他牺牲了所有,为现境献上了一切,他的决心和死亡将永恒的铭刻在白银之海的根基之中。

        所罗门,他将完成自己的愿望,化为壁垒,永恒的捍卫这个世界。”

        他说:“他将成为先导会中的一员。”

        可正因为如此,艾晴的怒火才如此的无法克制,感受到了那自高处俯瞰下的冷酷视线,来自人类自身的决断和目的。

        “所以,我们费尽心机,费尽了所有的力量,最后所做的,只是成为了所罗门升华的祭品?”

        “部分如此。”威廉颔首。

        艾晴沉默,许久,竭尽全力的克制着,用尽最后的理智,思考:“也就是说……参与者的存在对于再生计划,并不是必要选项,对吗?”

        “诚然如是。”

        威廉,再度颔首。

        如此的冷酷。

        “从一开始,它的意义,就已经写在了它的名字之上了啊,艾晴。难道还活着的人需要再生么?”

        此刻,伴随着威廉的话语,那遥远的瑰丽之海,轰然而降。

        在无数流光的牵引和支撑之下,灵魂之海自正中开辟,展露出混沌运算的庞大结构,仿佛水晶一般的巨构高悬在运算层之上。

        以现境和全人类为主体的验算程序,已经抵达了计划的尽头。

        最后的阶段!

        而就在其中,一个个闪耀的灵魂,宛若星辰一般运转!

        在稍纵即逝的瞬间,艾晴甚至从其中看到了马克西姆的面孔,如此平静安宁,仿佛沉睡。

        宛如,迎来新生!

        “所谓的再生计划,其作用,不仅仅是混沌运算的源头和参照物,你们的斗争也并非是野蛮的厮杀和幸存者游戏,也代表着思潮之间的对决,主张之间的抗衡,立场之间的衡量。

        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那一瞬间,威廉终于揭开了最后的帷幕:

        “——最重要的,是用来以人的意志,修改和斧正这一份运算结果!”

        从一开始,混沌运算就是不可控的,也是全然无情的。

        可在绝大多数时候,纯粹理智所做出的决策,即便是再怎么正确,也绝对无法被大多数人所接受。

        决不能轻易的将天平的另一端舍弃,也不能冷酷的将弱小的重量视为无意义。

        否则的话,所创造的,不过是另一个以众凌弱的地狱而已。

        而再生计划所需要的,便是这一份同样源自于人类的热爱和灵魂。

        哪怕是已经死亡,可逝去者却并非失败。

        他们已经化为通向未来的阶梯。

        逝者的意志,决心,乃至他们所坚持的一切,将成为至关重要的砝码,动摇天平的重量。

        以自我灵魂的重量,去扭转最终的结果,斧正一切方案。

        这便是再生计划。

        人和秩序的死去,以及,自火焰中的再生。

        “现在,我已经解答了你所有的困惑,艾晴,可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话么?

        威廉抬起眼瞳,凝视着眼前的调查员,重复着曾经的话语:“当你再次来到先导会的面前时,会有一个问题在等待你。

        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他问:“你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

        艾晴没有回答。

        或者,她有可能,已经猜测到了,那个问题究竟是什么。

        最终,无声一叹。

        “请讲。”

        “那么,艾晴,在知晓了这一切之后,明白了所有的意义之后,你是否愿意为你所坚持的理念,牺牲所有?”

        威廉肃然发问,自先导会全员的见证之下,郑重的问:“你是否愿意为这个世界,付出一切?即便你的牺牲和死亡有可能毫无意义。”

        “我不愿意。”

        艾晴回答。

        毫无停顿,同时,也毫无犹豫。

        拒绝了更进一步的请求和那所谓先导会成员的殊荣。

        而在那一瞬间,短暂的沉默中,威廉所露出的却并非失望或者是不快,恰恰相反,就好像早有预料一般,只是微笑着,并不勉强。

        “自然如此。”

        他微微颔首,转身,望向白银之海中最后的验算机构,那一片瑰丽又浩瀚的光芒:“那么,开始吧,最后的宣告!”

        就在此刻,宛如庞大星辰一样,汇聚了全人类思考的源质结晶,向着验算层,寸寸降下!

        包罗万有的奇迹之路,以物质的方式,展示出了灵魂的结晶。

        崭新的秩序,人世的规则,乃至决定现境运转,全人类之命运的宏伟计划,从那一片耀眼的的光芒中浮现。

        而在那之前,沉睡的逝者们从长眠中醒来。

        眺望着这一片自我所造就的奇迹。

        毫无愤怨和不甘,而是释然的微笑着,审视着一切,然后,以自我的灵魂为代价,许下最后的愿望。

        “律令订制,得以严谨。”

        “边境之无序必须予以管制,不可放任。”

        “司法之运转,得以执行,不可因局势而动摇。”

        “扫除积弊,市场之乱象得以整治,以及,严查所有慈善基金。”

        “对圣名传承者予以监管,不得肆意妄为。”

        “牺牲之重,能够有所价值。”

        “维持整体,不可偏薄。”

        ……

        当一个背影从沉睡中走出,走向了那一片辉光,来自人类的期盼,对于世界的期冀,对于未来、对于现在……对于一切的渴望,渐渐化为了更胜过一切的光芒,融入了那一片结果之中。

        这便是来自参与者们的,最后奉献。

        但就在这庄严又严肃的仪式之中,艾晴却忍不住走神了,分辨着那些背影,看着那一一张张面孔走入辉光里。

        却忍不住想象。

        倘若自己在那里的话,又会提出什么呢?

        大清洗?内部监管?还是说,舍弃所有的立场,遵从自己的私心,强行立法,将某个人拴在自己的身边?

        算了吧,本就不讨喜欢,又何必再惹人生厌呢?

        可是,如果槐诗在那里面的话,又会说什么呢?

        疯狂星期四,V我50?

        嗯,要是那个家伙的话……倒也正常。

        艾晴无声的一笑,释然的见证着眼前的落幕,属于再生计划的终结。即便是无任何属于胜者的喜悦和愉快,可是也不曾因此而失落和不快。

        只是平静。

        坦然的领受了自己的渺小,和那一份丑陋的傲慢。

        因此而自得。

        或许,这就是我……

        当一切终于结束,白银之海在潮声中归去,最后的门扉落下,禁闭。

        而离去的道路,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是当之无愧的调查员,艾晴,你出色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威廉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微微俯身:“在此,我代表先导会,向你致以谢意和感激。”

        “不必如此,这只是我的工作而已。”

        艾晴摇头,恳请道:“但倘若你们真的对我有那么一定点真实的感谢的话,希望你们能够帮我一个忙。”

        她说:“我答应了别人一件事情,而且一定要做到,所以,不得不麻烦你们。”

        “嗯?”

        威廉似是不解,但并没有回绝,“请讲。”

        可艾晴没有说话。

        在短暂的沉默里,仿佛走神了一样。

        再一次回忆起了那个的下午,槐诗对自己所说的话。

        还有两人之间的约定。

        便忍不住感慨,那个家伙的脑子果然有病吧?

        可同样,自己又何曾正常呢?

        于是,她抬起了手掌,拇指、食指、无名指和尾指收缩,剩下的那一根手指,向着威廉抬起。

        那一瞬间,自从再生计划开始以来,这煎熬又漫长的时光中,作为棋子被抛上棋盘的怒火、如同傀儡一般被玩弄与鼓掌之中的不快,乃至对于一切牺牲和苦痛的怜悯和悲伤,于指尖汇聚。

        砰!

        威廉的身躯骤然一震,疑惑的面孔已经随着头颅一起,消失无踪。

        那一具残破的空壳仰天倒下,摔成了粉碎。

        “——当然是,代表所有参与者,打爆你们这帮家伙的狗头!”

        现在,就在先导会的愕然俯瞰里,艾晴傲慢的昂起头,最后向他们展示着那个手势。

        就这样,转身离去。

        带着槐诗所期望的,愉快笑容。

        这才是真正的落幕。

        其他的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