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K小说网

首页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字:
关灯 护眼
19K小说网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四十章:仙人境界。(四合一大章!求订阅!)


  猩红浸染大地,山岭起伏间,所有砂砾,皆簌簌而动。

  无数草木自地底迸发,在仿佛无穷无尽的帝流浆的灌溉下,争先恐后的发生。

  白昼光秃秃的山峦,此刻似生出了一层翠绿的茸毛。

  生机盎然,澎湃如潮,蓬勃之意,扑面而至。

  飞禽走兽的动静,亦呼之欲出。

  山涧下,有深潭幽幽,左近寂静如死,没有任何生灵的动静。

  唯见白骨铺陈累累,漆黑细弱的藤蔓,自骨殖缝隙中探出,随夜风招摇间,开出簇簇鬼脸般的花朵。

  此刻,瀑布与深潭皆是干涸。

  茸绿山岭,水汽以极为迟缓的速度凝聚着,原本瀑布后的山壁上,洞窟幽深而干燥。

  周遭一切迟缓无比,宛如画卷。

  忽然间,一道虚空裂隙打开,玄衫负刀的人影大步走出。

  其气息暴虐、浑身散发出恐怖无比的威压,正是裴凌!

  此刻,他肩头扛着一名墨色裙裳的女子,踏上洞窟的实地之后,虚空裂隙立时在其身后闭合,转眼消失不见。

  “希琸”双目紧闭,长睫低垂,仿佛是羽扇般,在眼睑拖出厚重的暗影,愈显肤如凝脂,光洁如玉。

  几缕发丝自鬓角披散而下,映照雪腮鲜唇,黑、白、红三色,有一种触目惊心的艳丽。

  额上墨色犄角仿佛黑夜凝聚而成,于昏暗中折射幽冷光泽。

  墨色裙裳轻柔飘荡,似乌云裁剪而成,又如同入夜山岚的游弋,窈窕身段,掩映其间。

  她周身散发出濛濛金光,宛如骄阳破开重重阴云般,自其体内若隐若现的透出,令墨色衣裙,似染金辉。

  那金光似水流荡,并无常形,只萦绕其身侧,挥之不去。

  裴凌走到一旁,将“希琸”随意放下。

  刚才那一战,他与计霜儿联手,赢的并不困难。

  却是“莫澧兰”这具化身的实力,非常的出乎他的意料。

  计霜儿在没有任何仙术的情况下,从头到尾,都占据着绝对的上风,牢牢压制着眼前这名蛟龙女仙!

  而裴凌做的,便是施展【冥天大梦】这门仙术!

  是的,眼下这蛟龙女仙的意识,已经被困入【冥天大梦】之中。而且,他还用【金棺葬世】,封住了对方的修为。

  短时间内,对方根本无法苏醒!

  不过,“莫澧兰”这具化身,却在战斗之前,便已受了重伤。

  是以拿下这蛟龙女仙之后,计霜儿便操控着他的化身,进入他的本体之中修养。

  重新收回这具化身之后,裴凌的实力,明显有了大幅增长。

  但这具成仙的化身,却还不足以让他的本体,也跨过那道看似只一线之差、实则犹如天堑的仙凡之隔。

  眼下,他的气息只是接近“仙”,却还不是“仙”!

  “这感觉……好像收回化身之后,反而让我整体的实力变弱了……”

  “我现在最强的状态,应该是白昼十日当空,沐浴骄阳之下,且分出化身之后。”

  “两条‘本源’大道,四条‘本源’法则……”

  “化身虽已成仙,但我将‘本源’法则转移到化身体内,‘本源’法则却无法直接变成‘本源’大道。”

  “只有‘眠’跟‘岩’这两条法则,现在是‘本源’大道……”

  想到这里,裴凌微微点头。

  两条“本源”大道,其中“眠”这条法则,是被那位堕仙占据。

  他本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得到这条法则的“本源”,不想此次系统用化身成仙,招来堕仙意志,却反而让这条普通法则,直接变成了“本源”大道!

  但现在这情况,他这里拥有“眠”的“本源”大道,那堕仙那边的“本源”大道……对方就这么直接送他了?

  还是说,“本源”大道,还存在着什么他现在不知道的秘密?

  思及此处,裴凌摇了摇头,不管这条“本源”大道怎么回事,只要堕仙那边没有对他出手的意思,此时此刻,能多增强自己一分实力,总归是件好事!

  相比之下,“岩”这条“本源”大道,完全是从岩仙那边得来。

  那位岩仙口气极大,自称成仙之后,化作天道的一部分,从此与天地同寿,不死不灭,凡人无法弑仙……

  结果也就那样……

  不仅被系统用【浊世万象,承天盛宴】这门仙术吞吃得一干二净,且连同其“本源”大道,也一同落入了他的手中……

  这么想着,裴凌眉头微皱,【浊世万象,承天盛宴】这门仙术,需要吞吃仙人,明显是大有问题!

  而且,那种前所未有的饥饿感,在系统检测中,不是他的身体出了问题,而是真正的饥饿!

  需要吞吃仙人才能平复的饥饿……是【浊世万象,承天盛宴】这门仙术的副作用?

  他之前施展过两次这门仙术,吞吃的,都是自己的血肉,实力是有强化,但从来没有过任何饱腹的感觉。

  只有这次吃了那位岩仙……

  不用想了!

  这绝对是一门违逆天纲的仙术!

  他上次都已经跟堕仙说过,这仙术不是他自己要用……没想到堕仙意志还是给了违逆天纲的仙术!

  不过,异族的仙人,真是美味!

  即便他现在已经恢复清醒,那种有生以来从未感受过的美妙滋味、那种无论肉身还是神魂都无比餍足的味觉,仍旧让他恋恋不舍……

  短暂失神之后,裴凌迅速收敛心神。

  在眼下这等凶险无比的洪荒岁月之中,最重要的,便是保命。

  且先不管【浊世万象,承天盛宴】这门仙术违不违逆天纲,能够提升实力,才是最为重要!

  虽然说触犯天纲,过不了建木那一关……但只要他足够强大,还用看建木的脸色?

  呵呵!

  仙不与凡接,好像也是天纲天条。

  这个时代那么多异族仙人,不都视其如无物?

  除此之外,系统这次还帮他修炼了【大日薄渊,照吾本真】这门仙术。

  这也是一门违逆天纲的仙术!

  此术能够让白昼瞬间化作黑夜,若是在虞渊附近施展,还能够让十日真火,焚灭虞渊之畔的敌人。

  但在其他地方使用,最大的用出,便是将白昼的时间,转移到黑夜!

  这部分白昼缺失的时间,可以任由施术者调用。

  眼下的时间缓慢,便是系统将全部的白昼时间,挪入到了当时堕仙出手的那个时间点!

  简单来说,便是堕仙的【芸芸众生,苦海渡舟】,原本可以瞬间睁开那只恐怖的青天之眼。

  但系统将白昼缺失的将近六个时辰,全部挪移到了那一瞬之后,【芸芸众生,苦海渡舟】便需要六个时辰,才能睁开!

  这门仙术,非常好用!

  但只有白天才能使用,可白天却是他的主场……

  此外,除了他之外,寻木拥有落日的仙职,肯定也能调用这部分时间,却不知道为何,这次寻木除了看了他一眼之外,便什么都没做……

  是担心违逆天纲?

  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上次堕仙给的仙术,除了【笼中望月,一线仙凡】、【浊世万象,承天盛宴】之外,还有几门没学……”

  “现在这情况,我本体提升不了修为。”

  “想要增加实力,仙术掌握的越多越好!”

  “不过,现在还不能修炼。”

  “一旦系统又开始胡乱赠送,可就直接完蛋!”

  “得等化身的伤势完全恢复,尔后再挑一个十日当空的正午……”

  “最好,再用几次【浊世万象,承天盛宴】……”

  “还有,寻木执掌日落,扶桑执掌日出。”

  “若是我能够得到扶桑的传承,便可一直让十日当空,永远保持主场……”

  心念电转间,裴凌微微点头。

  他清楚的记得,除了建木之外,九宗开派祖师,也把扶桑给斩了!

  洪荒三大神木之中,只有寻木活到了后世,得以苟延残喘。

  而这……正是他的机会!

  此次前去参加万仙会,便当众提议,将“斩建木”和“斩扶桑”的顺序换一下。

  先斩扶桑,再斩建木!

  如此,他便有机会夺取扶桑的传承,乃至于其仙职!

  届时再去攀登建木,不仅更有把握,而且真正成仙之后,他的实力,也会更强!

  想到这里,裴凌心念一动,立时取出一片翡翠般的树叶。

  这张树叶翠绿剔透,赤金般的叶脉镶嵌其中,折射万千光华。

  树叶之上,以灼目光华,书写着古老的云篆。

  最上面,便是“万仙会”三个大字。

  这正是万仙会的请帖!

  请帖的内容,非常简单,开篇直言邀请万仙齐聚,共商大事。每一位接到请帖的仙友,可以携带最多四位随从,前往赴会。

  至于万仙会的时间地点,请帖之上,却是只字不提。

  只不过,请帖的反面,绘制着一扇气息古朴、云遮雾绕的巍峨门户。

  门户之上,则是一只样式简单的水漏。

  此刻,漏壶之中,盛了五分满的赤金之水,正缓缓滴落。

  裴凌琢磨了片刻,很快便明白了过来。

  赤金之水流淌殆尽,便是万仙会开始的时间。

  至于万仙会所在的地点,却是时辰一到,直接推开请帖上的大门,便可进入仙会所在!

  当真是仙家手段,确实方便!

  届时,便将“世味”前辈,还有这蛟龙女仙一同带上。

  提议先斩扶桑之事,便让“世味”前辈率先开口,如此就算是被拒绝,也还有缓和的余地。

  至于这蛟龙女仙……

  先试试自己现在的手段,能不能将其收服。

  不行的话,此次也正好在万仙会上问问其他人族同盟,可有炮制龙族的秘法。

  想到这里,裴凌望了眼身侧的蛟龙女仙,当即打出一个古朴、诡谲的法诀。

  这是仙术,【冥天大梦】!

  下一刻,他眼前景象倏忽而变!

  幽暗昏惑轰然退去,炽烈火光,汹涌而至!

  长天浩浩,十日当空,赤金光辉泼洒全体,滚滚热浪,充塞乾坤。

  辽阔原野上,黄沙万里。

  八方各立一参天石柱,巍峨入云,密密麻麻的岩石锁链,自石柱上延伸而出,攒聚中央,牢牢锁着一头通体纯黑、体态修长的蛟龙!

  璀璨夺目的日光,犹如盈千累万的光箭,不断激射在纯黑蛟龙的躯体上。

  炽热的气息,仿佛火海滔滔,烤炙着龙族的道体。

  踏、踏、踏……

  轻微的脚步声,不紧不慢的由远及近。

  皂靴碾过地面砂砾的窸窣声响,如同虫豸的爬动。

  一点点敲击在蛟龙心头。

  纯黑蛟龙闭目不语,似乎毫无察觉。

  一直到裴凌在其头颅不远处站住,蛟龙方才睁开双眼,银亮竖瞳之中,尽是淡漠。

  裴凌负手而立,玄衫猎猎间,万千日光倾泻而下,映照他漆黑眼眸,灿烂辉煌,灼灼明亮。

  他望着面前巨大的蛟龙,淡淡开口:“我乃裴凌,你叫什么名字?”

  蛟龙冷冷看着他,没有任何回答的意思。

  裴凌同样面无表情的望着蛟龙,好一阵之后,他再次说道:“我现在,有一门手段。”

  “可以让你对我从此惟命是从。”

  “还有一门手段,可以让你成为我的炉鼎。”

  “从今往后,前尘尽忘,道心沦丧,原本的家族、血亲、大道……皆如过眼云烟。”

  “唯独对我千依百顺,俯首帖耳。”

  “只不过,尔等外族虽然不义,我却素来行事光明磊落,不欺暗室。”

  “纵然你屠戮无辜人族,眼下又落入我手,于情于理,都可随意处置。”

  “然而,我这等正人君子,襟怀坦白,不愧不怍,正常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对任何生灵,使用这两门招数的。”

  “但,若是你实在不配合。”

  “为了我人族未来,我却也只能牺牲本心,对你施展手段了。”

  听到这里,蛟龙顿时大怒!

  其周身墨鳞片片竖起,烟云水汽,汩汩而生,萦绕龙躯,震荡间牵动万千烟尘,翻涌飞腾。

  属于龙族特有的气势冲霄而起,轰然爆发!

  但锁住其的岩石锁链,霎时间亮起无数符文,禁锢的力量,同样迅速增强。

  很快,蛟龙周身所有爆发全部烟消云散,恢复成被牢牢锁住的模样。

  蛟龙冷哼一声,却是终于冷静了下来,其语声冰冷:“希琸!”

  话音落下,她立时住口,不再有半个字的废话。

  裴凌微微点头,实际上,他那两门手段,都只是元婴期、化神期的手段,真若拿来对付仙人,还是有着“本源”的正仙,他没有半点把握!

  眼下用来威逼对方说出他想知道的事情,才最为合适……

  反正,这蛟龙女仙,跟那龙女一样,都是生而强大,并非从微末之中,一步步厮杀上去。

  虽然相比那名龙女来说,这叫做“希琸”的蛟龙女仙,斗法经验要丰富得多,实力也更强大,不过,这勾心斗角的能力,却当真不怎么样……

  非常好骗!

  想到这里,裴凌接着又问:“仙人,除却残仙、散仙、正仙之外,都有些什么境界划分?”

  “希琸”又是一阵沉默。

  但见裴凌面色平静的抬起手掌,指尖黯紫光华吞吐不定,周遭黄沙轰然掀起,呼号咆哮,似乎要施展什么禁忌手段,略一迟疑,最终还是冷冰冰的说道:“残仙,只有‘混沌态’,没有神智,难以沟通,故此,正常情况下,祂们不可能担当仙职。”

  “是为无职残仙。”

  “而散仙,虽然有着‘混沌态’与‘无垢态’,但毕竟底蕴浅薄,并非所有散仙,都能获取仙职。”

  “就算是有着仙职,因为升仙之前,没有‘本源’,前途有限,所以几乎都只能为仙吏,不可为官!”

  “总的来说,散仙,分为无职散仙,以及散仙仙吏。”

  “再上去,便是正仙!”

  “正仙底蕴在散仙之上,前途也更远大。”

  “不过,‘本源’亦有强弱,亦有多寡。”

  “故此正仙,也往往从仙吏做起。”

  “虽然都是仙吏,但吏分上下,正仙担任的仙吏,都属于‘上吏’;散仙则是‘下吏’。”

  “职权以及地位的紧要程度,却不可同日而语。”

  “在正仙之上,便是掌道仙人!”

  “这等存在,皆为仙官。”

  “所以,也称作为掌道仙官。”

  “掌道仙官之上,乃是金仙!”

  “其上为仙王,统领界天,称孤道寡,主持一方天地。”

  “仙王之上,则是仙尊!”

  “尊者的实力,不是我这等修为可以想象与揣测的。”

  “每一位仙尊麾下,都有着数位仙王,奔走效命……”

  闻言,裴凌立时将这些全部记下,尔后又问:“那你是哪个层次的仙人?”

  由于已经回答了裴凌两个问题,“希琸”这次不再迟疑,很快回道:“我刚刚成为‘掌道仙官’。”

  掌道仙官……

  裴凌微微点头,“希琸”这等实力,是掌道仙官,那么他之前遇到的那些仙人,不算残仙跟散仙,那名有着黄金竖瞳的龙女,还有那位鲛人古仙,应该都是正仙仙吏这个层次。

  而那位被他吞吃的岩仙,也是正仙仙吏。

  白昼遇见的金乌,实力要比“希琸”更强,可能是金仙,也可能是掌道仙官……毕竟,他没有真正跟金乌交手。

  而且这“希琸”刚刚成为掌道仙官,这个层次的具体实力,却是不好判断。

  至于那位龙后,至少是金仙!

  甚至,可能是一位仙王!

  倒是洪荒的寻木,实力不好判断……

  还有那位堕仙……他没有看到堕仙真正出手,只凭其降临的气息,恐怕实力更在龙后之上!

  可能是位仙尊,也有可能不是……

  想到这里,裴凌继续问道:“我现在的底蕴,若是成仙,便是正仙仙吏?”

  “希琸”闻言,微微冷笑,却是立时说道:“不!”

  “是无职正仙!”

  无职正仙?

  裴凌微微一怔,对方刚才说的这些境界,可没有这个“无职正仙”!

  眼见裴凌又要再次提问,“希琸”不耐烦的说道:“想要成为仙吏,必须拥有仙职!”

  “譬如扶桑掌管日出,寻木掌管日落。”

  “这些就是仙职!”

  “吾龙族行云布雨,调理旱涝,也是仙职。”

  “还有仙吏巡查天地,缉拿违逆天纲者,同样是仙职。”

  “仙职,有好有差。”

  “有的仙职轻松惬意,却权力极大;有的仙职辛辛苦苦,甚至九死一生,却所获极少。”

  “成仙容易,但仙职,却极为难得!”

  “若是没有仙职,成仙之后,纵然是惊才绝艳的顶尖天才,也再难更进一步!”

  “你的实力还不错,但可惜,你是人族!”

  听到这里,裴凌眉头一皱,立时问道:“你的意思是,成仙之后,便不再是靠着修炼提升境界。”

  “而是靠仙职?”

  “希琸”平静的点了点头,密密麻麻的岩石锁链,立时发出一阵浩荡之音,她淡淡说道:“仙,便是天道的一部分。”

  “成仙之后,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

  “不死不灭,不朽不坏。”

  “便是汲取再多的灵气,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只有不断壮大自己执掌的那份仙职,才能让实力得到质的提升!”

  “上界的仙多如恒河沙数,譬如吾族,已经算是非常强大的种族了,然而族中血脉疏远的成员,也无法保证,个个都能拿到上好的仙职。”

  “尔等人族,孱弱又卑微,纵然成仙,又有什么资格,与众多强大生灵争夺仙职?”

  “所以,人族纵然成仙,也最多只能做无职正仙!”

  “绝无更进一步的可能!”

  裴凌听着,微微点头。

  也不知道这蛟龙说的是真是假……

  想了想,他当即又问:“我曾经听过一个说法。”

  “凡俗生灵在修士的时候,掌握一条‘本源’法则,成仙之后,‘本源’法则,便会化作‘本源’大道。”

  “接下来,只要修炼对应法则的生灵越多,其‘本源’大道的执掌者,便会越强……”

  “若是成仙之后,只有通过仙职才能提升境界,那这等通过‘本源’大道变强的手段,又是什么?”

  “希琸”神色没有任何变化,语声非常平淡的说道:“‘本源’大道,达到一定程度,便能自发衍化成仙职。”

  “这种方式,从本质上来说,仍旧是通过仙职,来提升境界。”

  “若是在以前,此举确实是一条路。”

  “但现在,已经不行了。”

  “现在,不仅仅尔等人族,再怎么天骄,升仙之后,都得不到仙职。就连已经拥有仙职的仙吏,想要成为仙官,也必须要有旧的仙官陨落,才有上位的可能!”

  “仙官晋升,金仙封王……同样如此。”

  “这件事情,跟你们人族有关,以你的实力,在人族之中,定然地位尊崇,不可能不知道。”

  “我便不再赘言。”

  闻言,裴凌越听越迷糊。

  若非对方跟他说了这么多仙职的知识,他连仙职的等级都分不清!

  能知道什么?

  不过,听这“希琸”的意思,明显人族中的高层,知道些什么……

  这件事情,也可以去万仙会上问问。

  现在最重要的,却还是跟仙人境界有关的问题……

  毕竟,他的化身,已经是仙人!

  而且他有仙职!

  那位岩仙的仙职,现在不就是他的?

  何况,他还有堕仙的“本源”……

  于是,裴凌顿时问道:“那要如何才能壮大自己的仙职?”

  仙吏晋升仙官,需要有旧的仙官陨落,这倒是简单……

  洪荒之战中,人族崛起,都不需要他亲自动手,甚至不需要他推波助澜。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族定然会开始大肆斩杀异族仙官!

  到时候这仙官之位多的是,根本不用操什么心。

  倒是这壮大仙职的方法……让更多的生灵去修炼仙职对应的法则,应该也是其中之一。

  但听“希琸”刚才话中的意思,明显还有更多的手段……

  这个时候,“希琸”沉默片刻,忽然冷声说道:“你若是问其他问题,可以。”

  “但我乃龙族血脉,绝不会资敌!”

  “所有跟提升境界有关的问题,我都不会回答!”

  裴凌眉头一皱,当即也不惯着对方,直接便道:“既然你这么不懂事,那么……”

  话还没说完,他直接解下自己的外裳,开始宽衣解带。

  眼见裴凌动作无比迅速,手法娴熟至极,转眼之际,便将上半身的袍衫,全部脱去,袒露出坚实的胸膛,似乎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希琸”一怔,反应过来后,赶紧说道:“等等!”

  “我最多,再回答你一个问题!”

  “这是我最后的让步!!!”

  裴凌动作戛然而止,尔后微微点头,神色从容的披上外裳,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平静道:“好,这就是最后一个问题。”

  “希琸”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干涉相近的仙职。”

  “或者,吞并相近的仙职!”

  裴凌立时问道:“如何干涉?如何吞并?”

  “希琸”银亮的竖瞳望着他:“这是另一个问题了!”

  闻言,裴凌略一犹豫,却没有继续追问。

  现在便是“希琸”将壮大仙职的全部方法告诉他,他也不会轻易去尝试。

  毕竟,他现在根本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

  还得等万仙会……

  想到这里,裴凌没再多说什么,袍袖一拂,身影立时从梦境之中消失不见。

  【冥天大梦】之中,“希琸”望着他消失的位置,龙躯蓦然寸寸收缩,却是开始激烈的挣扎,竭力朝裴凌消失的位置遁去。

  哗啦啦、哗啦啦……

  犹如大水澎湃的声音在这方天地之间滚滚响起,八方石柱,皆冒出浩大光辉,与苍穹之上的十日彼此响应,一枚枚古朴沧桑的云篆迅速亮起,沛然巨力,朝“希琸”整个压下。

  仿佛一座座巨大无比的山岳,层层堆叠,很快,“希琸”整个被压得趴在黄沙之中,连龙趾都无法动弹。

  银亮竖瞳之中,满是冷意。

  “希琸”安静下来,目光仍旧望着裴凌消失的位置,仙力被封印,差了一点……

  ※※※

  洪荒。

  现世。

  洞窟之中,“希琸”靠在壁上,双目紧闭,仍旧人事不省。

  空间没有任何征兆,玄衫人影,蓦然出现,正是裴凌。

  就在此刻,他耳畔蓦然传来一阵非常熟悉的呼唤:“裴凌!”

  “裴凌!”

  “裴凌……”

  裴凌立时转头望去,他的目光霎时间穿透重重阻隔,很快看到,在非常遥远的地方,一座深藏地底的地窟,鲛人火炬照出泰半空间,“世味”跟“非荣”皆趺坐于地,他们身侧,血煞气息厚重,仿佛死过成千上万的生灵。

  数十名凡人,悬浮在地窟一个角落里,皆双目紧闭,呼吸匀净,正在昏睡之中。

  而“世味”正在以非常缓慢的速度,一遍遍呼唤着他的真名。

  裴凌眉头微微皱起,他当时交给“世味”的凡人,足有万名。

  怎么现在只剩了这么点?

  心念电转间,他摇了摇头,却是没有回应“世味”。

  眼下时间如此迟缓,“世味”就算听到他的声音,也要很长时间才能回答,却不如先把“希琸”藏好,尔后直接去找“世味”……

  想到这里,裴凌心念一动,洞窟之中,立时出现了一道道墨裙身影,这些身影,皆与“希琸”一模一样,正是“希琸”的复刻体!

  裴凌望了眼这些复刻体,所有复刻体,立时整齐划一的躺到地上,闭上双目,直接睡去。

  紧接着,他走到“希琸”真身之畔,伸手将对方从地上抱起。

  散落“希琸”面颊上的发丝,立时滑落,露出毫无瑕疵的精致娇容,长睫如扇,垂落间如同逶迤的花蕊,静谧美好,宛如梦境。

  入手躯壳微凉,似月夜下浸染了夜露的玉石,又如同晨曦中沾了点点沆瀣的花枝。

  裴凌没有迟疑,抱着“希琸”一步踏出,瞬间进入了其中一具“希琸”复刻体的梦境。

  这个梦境,亦在这座洞窟之中。

  周遭一切都与现世一般无二。

  只不过,外间瀑布,已然重新蓄水完成,正轰隆流淌。

  巨大的水流冲刷着潭底的众多白骨,森寒气息弥散。

  裴凌将“希琸”放在洞窟的角落里,心念一动,石壁之上,立时伸出密密麻麻的岩石锁链,朝其激射而去!

  咔咔咔咔咔……一连串的岩石相击声中,“希琸”瞬间被层层锁住。

  与此同时,梦境中的所有秩序,全部逆反!

  瀑布刹那倒流,累累白骨,顺着水流从潭底朝洞窟上方倒涌而去,银亮水色中,森白间或闪过,髑髅黑黝黝的眼眶,直勾勾的望向洞窟之中。

  紧接着,遗忘与沉眠的气息,亦是悄然充斥……

  做完这一切,裴凌退出梦境。

  尔后,他用同样的操作,将藏有“希琸”真身的“希琸”复刻体,放进下一具“希琸”复刻体的梦境之中,进行封印……

  接下来,便是重复的操作……

  最后,这座洞窟之中,只剩下一名希琸的复刻体。

  裴凌袍袖一拂,将其收起。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放下心来。

  “希琸”现在被他藏在梦境里的梦境里的梦境……层层梦境叠加,每一层梦境,又有“忘”、“眠”、“逆”、“岩”四条法则封印。

  短时间内,他不用担心对方的脱身问题。

  更重要的是,那位龙后的实力,极为恐怖。

  其下属兼血亲晚辈失踪,定然会全力搜寻!

  凡俗修士,亦有血缘追溯之法,这等仙人存在,手段只会更多。

  裴凌现在将其藏匿于层层幻梦之中,亦是为了避开龙族的探查。

  做完这一切,他不再迟疑,一步踏出,已然离开洞窟,朝着“世味”、“非荣”所在的地窟,迅速遁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