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K小说网

首页 长生路行
字:
关灯 护眼
19K小说网 > 长生路行 > 第九百三十八章 明犀丹

        淡淡的药香,正从炉中传出。

        张世平轻嗅了一下,便知这一炉乃是明犀丹,且丹成之后的品质不差,脸上不禁有些诧色。

        毕竟李建通这孩子修为才炼气中期而已,且拜入丘从门下时间也不长,竟已能炼制出二阶丹药,果然是天资过人。

        明犀丹有清心之效,再配合上凝神香,能使修士在修行之时心无杂念,恍然不知岁月的流逝。

        不过这药效也只能持续两三个月的时间而已。

        “世恒,你来了。”亭中的丘从打了一声招呼,丝毫不担心会扰了自家徒儿的炼丹中,使之分了心神。

        “建通这才教了多久,就已经能炼制明犀丹了,难怪你看不上我与天凤、渡羽几个。”张世平轻笑道,而后他们师徒两人步入亭中,他盘膝坐下。

        “晚辈拜见丘从真君。”杜明安恭声说道,在得到回应之后,便跪坐在一侧。

        他看向亭外,观摩起了李建通的炼丹之法。

        丘从身为宗门中老一辈的元婴修士,又是丹、阵两道上的宗师人物。

        天凤、祁峰、渡羽、张世平、燕黎等几人年轻之时,也都曾向其请教过,想学习炼丹或是布阵之法,然而对方却看不上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说是没有灵性,匠气太重,教了也是白教。

        他们几人虽然没有说出来,不过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服气。

        如今张世平见了李建通,这才明白了丘从收徒之严。

        “通儿本就是木灵之体,天生便能轻易地辨出各种药材中药性如何,炼起丹来自然比较容易上手。你们三个之中,天凤其实倒也不差,不过他连结婴都是险而又险,老夫若是教他,使其分心那是害了他。而渡羽年轻时心高气傲,自以为无所不能,实则心性未定,老夫可不想自找麻烦。而你嘛,为人倒是沉稳,只是当时心思都全放在修行上,说是想学习炼丹布阵之法,也只是为了涉猎而已,用于辅助修行,断然不会全心全意。再者当时长燊那家伙还没有走,这你也明白。”丘从坦然说道。

        闻言,张世平笑了笑,他也明白那时候自己正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处境。

        “你这次要在宗门中待多久,天凤那边不用操心。”丘从问道。

        “现在离伪灵之火出世还有一些时间,我多教导明安几年。”张世平说道。

        他和丘从一样,虽然都收了弟子,但是并不想立马就将消息传出去。

        正如当时济丰收了渡羽为徒之后,直至后者贸然闯出了玄远秘境,在南海近海处的岛屿之中引动了婴劫之后,其他势力这才得知了消息。

        “这也好,你也可以放松几年,也不要将自己逼得太紧了。修行也需要松弛有道。”丘从颔首说道。

        这时,在亭外的李建通丝毫没有分心,他将炼成的三颗泛着琥珀般光泽的明犀丹从丹炉之中取出,放在了玉盒之中,转身走来。

        这三颗丹药都是中品,其中一颗隐有丹纹,快要接近上品品质。

        “拜见世恒真君,刚才晚辈正在炼丹,无法分心行礼,请勿见怪。”李建通恭声说道。

        “无妨,坐吧。”张世平说道。

        “多谢真君。”

        说完,李建通捧着玉盒跪坐在一侧,与杜明安相对着。

        丘从一伸手,取过盒中那颗快要接近上品的明犀丹,看了一眼,便又放了下去。

        而后他这才开口说道:“通儿,你刚才在凝丹的时刻差了一些火候,不然此丹应是上品。你可知差在哪儿?”

        闻言,李建通不假思索地说道:

        “在淬炼宁神花上差了一些,以至于掺杂了一丝火气在其中,微损了药性。在融灵之时,我尽力补救,可是法力、神识都不足,因而未能将其完全分离精纯,如此一来又影响了其他灵药,使得成丹之数少了两颗,品质又下降了几分。”

        “说得不错,今日炼丹就到这里了。明安初入秘境,尚不熟悉,你带他去到处转一转,认识一下。”丘从抚须笑道,显然对此极为满意。

        “是。”李建通说道,他收起了丹药,走了出去。

        “去吧。”张世平说道,这时杜明安才起身。

        两位炼气修士并肩朝着远处走去。

        “怎么样,你去了白芒山一趟,那边情况如何了?”丘从问道。

        “还好,先后见了古璋、曹禺、秦定三人,白芒山那边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九煞殿处理得如何了?”张世平说道。

        “有他们争的了。”丘从笑道。

        “那就好,给他们找些事情做,免得一直盯着那伪灵之火。眼下西漠、北疆还有海外的道友都在蛰伏之中,也不知谁会先出头?”张世平说道。

        “风雨欲来而已。据天凤传回来的消息,那团伪灵之火如今已有后期的水准了,再过个五六十年,等火灵出世时恐怕还会再进一步,加上那头火蟾,双方合力在午时三刻,天地间阳气最盛之时,借助地火之力,届时多半能直接冲破我布下的大阵,使得方圆近百里内,化成一方熔岩火海。我已经差人在九幽玄水大阵之外,又布下了壤土禁制,以免火海波及四方。”丘从说道。

        “我倒是担心那伪灵之火化形之后,直接与火蟾相融,那可就难办了。”张世平沉声说道。

        若是如此,那这火蟾恐怕化神之下就没有敌手了。

        而且对方要是因此神智而提升一些,见势不对,便潜入火海之下,那他们就更不好办了。

        “这种事情到时再说。这是近些天来所收集到的杜家情况,只是个初立七八十年的小家族而言,族中的筑基修士已经坐化了,其中修为最高的只不过是两个炼气后期的小辈。冥灵根修士,通常因为在鬼脉之体觉醒时,受到阴煞之气的侵蚀,性格容易偏激。你既然收其作为弟子,那可得想个好办法处理一下,不然等真的性情大变了,到时候可就晚了。”丘从不急不缓地说道。

        “我曾经在碧浪秘境五浊洞得到过一些残篇,将其归整成一部《清浊见》,已经传授了下去,倒是能起到一些作用。”张世平颔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