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K小说网

首页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字:
关灯 护眼
19K小说网 >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 第七章 为国争光



    李彦立于院内树下,手持链子刀,闭着眼睛。

    哑叔站在三十步开外,单手端着自制弩器,稳稳瞄准。

    双方气势涌动,一股清晰的刺痛感如芒在背,反复锤炼武道意志。

    那股针刺般的威胁,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李彦快快闪避。

    但他的眉宇间却是一片平和,体内运转孙恩丹元劲。

    丹元在道教语中,指心神,亦指赤诚之心。

    丹元劲,有胎息、炼罡、抱元,基础三关。

    胎息是一种静室呼吸法,炼罡是在四正之时呼吸吐纳,四正合一罡,最后抱元,达到抱元守一的境界。

    这门劲力,不在炼形,讲究炼神,修炼它能排除心中杂念,保持心神清静,守持人之精气神。

    力不内耗,气不外逸,劲力长期充盈,与形体相抱而为一。

    在李彦的认知中,丹元劲更接近于武学传统上的内功心法,发扬者孙恩,也是道教嫡系。

    相比起来,角抵劲、弓弦劲之类的劲力,擅于实战,偏向于外功,因此为军队所喜。

    丹元劲在军队里则根本没人练,因为不可能保持这种出尘的心态。

    而李元芳从小修炼的第一门劲力,却是丹元劲。

    以挂逼的天赋,都要从三岁到十岁,足足打了七年牢固的根基,再修炼其他劲力。

    据哑叔说,这便是先内养有成,得入“内圣”,再转入用世之道,追求“外王”。

    乃武学大道。

    李彦觉得很有道理。

    反正牛逼就是了。

    他此刻的追求,是将李广弓弦劲、张飞角抵劲、孙恩丹元劲,三门合一,练成刘裕百胜劲。

    “刘裕军旅出身,弓弦角抵很正常,没想到还能吸纳孙恩的道教嫡传,真有天纵奇才。”

    大多数人对于南北朝时期的历史,都不太熟悉,包括当初的李彦。

    李彦在初中时看《边荒传说》,里面的孙恩还是破碎虚空级高手,刘裕作为主角之一,实力远不如孙恩。

    但历史事实却是,孙恩确实小牛,作为五斗米教嫡传,以宗教势力起义,声势浩大。

    可他这个小挂逼,偏偏遇上了超级挂逼刘裕。

    刘裕少时织席贩履,又爱赌博,三十多岁才从军,正好碰上孙恩之乱,然后就开始拿这位海贼王猛刷经验,开启传奇。

    这个世界的刘裕,同样是一位无敌的军事统帅,无敌于天下的强者。

    通过与孙恩本人的交锋,刘裕将军中的角抵弓弦二劲,与孙恩改良的道家丹元劲所结合,创造出了独属于自己的劲力,此后百战百胜。

    李彦心生向往。

    原剧情里的李元芳手持链子刀,后来又拿了幽兰剑,应该就是以这股劲力,打败无数敌人。

    但练起来,他罕见的遇到了难关。

    “见微知著,料取先机,破敌制胜,意在攻心。”

    “这门劲力的核心,在于预判先攻,练成了这个,我就真的可以赌对方的枪里,有没有子弹了……”

    “但是好难,我练了五天,居然没有找到窍门?”

    百胜劲的核心,是战斗的先攻状态,永远占据主动,关键则是把握住敌我双方的气机。

    比起实质性的劲力,这显然要飘忽许多。

    哑叔的解释,是千锤百炼的武道直觉,外加道家抱元守一的精气神蕴,所组合成的灵光。

    别人是灵光一闪,妙手天成,百胜劲则要将偶然变成必然,固化成常规技巧。

    这无论是对于自身劲力的掌控,心态的波动,还是外界环境的容错,都有着极为严格的要求。

    怪不得这门劲力后来几近失传,刘裕的子孙没一个练成的。

    要求太高。

    哑叔自称都不会百胜劲,如果不是李彦有极高的天赋,更不可能让他在这个年纪就开始学习。

    真传再厉害,练不成也是白搭。

    果不其然,李彦几天没找到入门的头绪,顿时觉得很有挑战性,斗志越发昂扬起来。

    “嗖!”

    说时迟那时快,厉芒破空,哑叔一箭射出。

    李彦双目保持紧闭,耳朵一动,手中的链子刀斜斜劈斩,将之磕飞。

    “嗖!嗖!嗖!”

    弩箭连珠而至,角度刁钻。

    李彦左右出刀,匹练般的寒光闪烁,间不容发的将一根根箭矢打飞。

    但他几次想要迈步进逼,却又被硬生生逼得停在原地,只是一味的防守。

    逆箭雨,反先攻,百胜劲的第一关就要在这个过程中锤炼。

    李彦数度尝试,都不得要领,心头一急,强行踏前一步。

    不料刀势露出破绽,一箭擦中左臂。

    哪怕卸掉了箭头,这一击也好比被长棍正面抽中。

    “唔!”

    他疼得闷哼一声,半身一麻,无法正面抵挡,只能收刀闪避。

    “嗖!嗖!嗖!”

    练武时,哑叔从来不会手下留情,箭矢不停,一直射空,才放了下来。

    “我求成心切了。”

    李彦额头流汗,龇牙揉着手臂,一边自我检讨着,一边默运丹元,恢复外伤。

    哑叔点点头,刚要写些什么,却见李彦眉宇间渐渐恢复平常的专注沉凝,又有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毅,自言自语,总结着经验。

    得,也不用多言了。

    有个这样的徒弟,既是欣慰,有时候也不免遗憾啊!

    “六郎!六郎!”

    休息片刻后,李彦正要再练,突然听到院外传来喊声。

    他归刀入鞘,走了出去,就见张环正在院外。

    这位和何竟,最近跑得可勤快了,一天跑八趟。

    真的是事无巨细,把城中的大小消息都汇报给他。

    两个人工热点新闻APP。

    这一方面是安县尉的叮嘱,另一方面自然是两匹蜀锦的功劳了。

    李彦除了第二天去学馆摸了摸鱼,后来就足不出户,专心练功,也能通过他们,了解周围发生的事情。

    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值得他出动的热点。

    身份不同了,掉价的事不能干。

    然而这次,张环说出的事,却很值得关注:“六郎,我们与吐蕃使节团又要打马球赛了,这次还是公开较量!”

    李彦目光一亮:“吐蕃使节团?”

    张环言语忿忿,极为不爽:“月余之前,吐蕃使节团就到了我们凉州,这群蕃贼以为侥幸赢了一场,态度高傲,真是可恨!”

    去年的大非川之战,大唐虽然惨败,不过鉴于唐军的战斗力,吐蕃钦陵与薛仁贵约和。

    大国之间,外交与军事向来是相辅相成的,历史上后面两国一直是打打谈谈,谈谈打打。

    不过经此一战,吐蕃成为与大唐分庭抗礼的西部豪强,吐谷浑也从大唐藩国变成了吐蕃别部,局势大变。

    现在这一支使节团,挟乘胜之势而来,态度上肯定有几分趾高气昂。

    以唐人好胜,凉州尚武的风气,又岂能忍耐?

    李彦问:“马球赛是怎么回事?”

    张环道:“使节团有个副使,是那个吐蕃将军钦陵的弟弟,夸口大言,说马球是我大唐学自吐蕃,要来教导一二,我们不忿迎战,两场比试下来,一胜一负,第三场将定高下!”

    这种比赛不能小看,是大国之间软实力的较量,值此战争后的外交关头,有着一定的重要性。

    李彦正色道:“吐蕃弄戈西域,犯我陇边,如今还敢在凉州放肆,明日我必去!”

    张环有些振奋:“我这就禀报少府,为六郎安排高台坐席!”

    “有劳了。”

    李彦点点头,目送张环离去,心中感叹,想到了男足。

    在古代,马球官方叫击鞠,足球官方叫蹴鞠。

    一个有马,一个无马。

    后世对有马的并不热衷,无马的足球则是全民运动,学生时代在操场上,都为之挥洒过汗水。

    而今穿越大唐,不用再烦心男足,又碰到了马球比赛。

    “为国争光,打爆吐蕃!”

    李彦握拳为球队鼓了鼓劲,莫名热血起来,然后转身回去。

    继续练功。